先进典型
“说和”百姓挠头事 ——记“炕头、地头、山头”调解吕岫静
发布时间:2015/6/15 14:38:00来源:丹东市司法局浏览:()

       “你快来呀,要死人了,越快越好!”吕岫静骑上摩托火速赶到大薄石河村四组。眼前场面,实在让吕岫静倒吸了一口凉气:现场上有20多个人,有拿铁锨、粪叉子双方在互相对峙叫骂的,有往死里互殴喊爹呼娘的,还有在院子里烧起纸来的……吕岫静见状,箭步站到一个砖堆上,厉声喊道:“都给我住手!你们还想再死几个吗?先冷静下来,相信我会给你们主持公道,调解处理好这件事。”这是今年326日的一个民间矛盾纠纷达白热化的场面。

 原来,一农户拆房操作不当,将一村民砸死,死者一帮亲属前来理论,由于双方都不理智,说着就动起手来。在吕岫静的“说和”下,事态虽然得到初步控制,当涉及具体赔偿数额时又生了新的争执,一方扬言:少了20万,就拿命来偿。面对僵局,吕岫静不但没有打退堂鼓,反而更加细致向双方讲解法律规定,耐心做死者家属工作:意外出事不是房主故意。依法维权不能过分。房主也很痛心,愿意做适当赔偿,如果你们漫天要价,即使到了法院,也很难获得支持,希望你们再考虑一下。就这样,经过吕岫静三天反复做思想工作,双方终于达成了都满意的赔偿协议。

有人不禁要问,这个“说和佬”是谁?挺有能耐的。他就是宽甸满族自治县古楼子乡司法所所长、人民调解员吕岫静。他通过防矛盾激化的角色,诠释了人民调解员的含义;他用全部的工作诠释了党的群众路线,打通了服务群众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被百姓称为“金牌吕调解”。

“百姓来找必定是急事、挠头事,没事找你干啥?群众民间调解,靠的是手中有法,心中有情,事实要清,敢于叫板、拍板。这几年山林、土地格外金贵起来,在农民眼中,一垅地、一株树都是钱,于是寸土不让,逢山必争在这里反复上演。‘炕头、地头、山头’就是我工作地点。”吕岫静说。

今年412日上午,南荒沟两户村民为山林纠纷打了起来,一女农民被打后脖子上缠上电线扬言要自杀,吕岫静不顾身体有病,火速“出现场”。就在他把带电的农民“解救”下来,又去“消火”手持铁锹扬言要“砍死你”的另一位农民时,那位被“解救”的女农民进屋便吞下金耳环和金戒指,然后用针将自己的嘴缝上了。涉及生死十万火急,吕调解组织人力抬人,经二十多分钟的山路爬行,终将“缝嘴”人连夜送上叫来的救护车,然后整夜与家属陪护直到脱险。在女农民住院期间,吕调解多次往返村组户调查,终于弄清了事发缘于当时两组分队时的权属不清,直接导火线则是女农民要在板栗园边修一条作业道。经过“取证”以树根和伐根为依据,吕调解当面拍板:被毁坏的23棵板栗树由另一农民给女农民赔偿,不清部分以判定的新边界为准,一场险些出人命的纠纷在山头和炕头上春风化解。

 今年6,在一场民间纠纷调解现场,吕调解突发心梗倒在现场。经过治疗,吕调解心脏处有了两处支架。出院后没怎么休息又出现在纠纷调解田间地头,“医生告诫我,不能累着气着,可我这工作怎么能不累?”吕岫静似轻松说。如今他身带药瓶,长期服药气力不足,常胸闷后背痛,如遇不适马上吃药,有事他常“冒充”好人出现,百姓至今不知他是个病人。吕岫静从事人民调解14年,累计成功调解民间纠纷上千起,成功率达98%。先后被省市司法厅局授予民间调解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