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进典型
她心里装着群众 ——记宽甸满族自治县大川头镇司法所长陈文姝
发布时间:2015/6/15 14:38:00来源:丹东市司法局浏览:()

        “宽甸有个女司法所长叫陈文姝,真心实意为群众办事儿,你们真该写写她……”这样的推荐,记者听到好几回。

前不久,记者来到宽甸大川头镇司法所采访,正碰上红光村78岁的王宝老人为儿子王占军办理社区矫正转接手续,亲身感受了陈文姝对群众的真情和温厚。

“老百姓不容易,他们有事找上门,咱就应该实心实意地做、尽心尽力地帮”

201311月,王占军外出打工期间不慎骑摩托车撞死一位老太太,被法院判处缓刑。他携妻子投奔岳父,社区矫正关系也需随之转去。

陈文姝几次打电话联系相关单位给王占军出证明、盖章,对方称领导不在家、没回来。她对所里同志说,咱给出证明、到县局盖章,别让人家再为这点事儿来回跑了。

王宝老人说,小陈心里有群众,为老百姓办事有根有梢,不但态度好,还想得周全。工作干到这份上,老百姓还有啥意见?

前不久的一天,头道沟村刘淑莲来到司法所,进门就嚷:陈文姝,王仁宝打我,我要和他离婚。

陈文姝劝她,两口家闹叽叽,可别张口闭口离婚的。她打电话让王仁宝到司法所来,王仁宝说啥也不来。陈文姝激他,你不来我开车去,油钱你出,中午你还得管饭。

王仁宝来后陈文姝说,你常年在外打工,嫂子家里家外不容易,你咋还能打她呢?王仁宝气呼呼地说,我在外打工赚钱,她在家打黑彩输钱……陈文姝把刘淑莲拉到一旁问:你真打黑彩?哪来的钱?输了多少?刘淑莲不以为然地说,输了一万六,是占地补偿款。陈文姝生气地说,你家平时省吃俭用的,打黑彩输钱你不心疼?你看哪有打黑彩挣钱的?

两边劝解一上午,王仁宝两口子紧绷着的脸渐渐舒展开了,谁也不提离婚了。时近中午,王仁宝说什么也要请陈文姝吃饭,陈文姝说,你们和好比请我吃饭还高兴。王仁宝乐颠颠骑着摩托车带着媳妇走了。

陈文姝深知,群众的事儿没人管或处理不好,就可能酿成大事。她不但帮人解难,还救人之危,且无怨无悔。

2012年秋的一天,大川头村一妇女因邻居一位老爷子的羊啃了她家的地,争吵中打了老爷子一耳光。老爷子不干了,有人劝他们“找陈所长调解吧。”

陈文姝费了半天口舌把双方说和通了,他们刚出司法所大门,老头的孙子闻讯赶来质问对方为何打他爷。双方一语不合,老头的孙子操起根铁棍狠狠朝对方头上砸去。危急之下陈文姝一步冲上去抬腿一挡,铁棍砸在她右脚上,她坐地上就起不来了。到医院检查,小脚趾粉碎性骨折。脚肿的穿不上鞋,第二天她穿着拖鞋一瘸一拐照常上班。丈夫心疼地嗔怪她“为了工作不要命。”她说我不后悔,铁棍要是砸在头上还不得出人命?那就毁了几个家庭啊。

作为基层司法干部,陈文姝对群众有着朴素真挚的感情,每每调解成一件矛盾纠纷、每每看到群众满怀信任地找到她,她都从心里高兴和自豪。

大川头村84岁的马大娘老伴早逝,她还患严重的心脏病,她急需的高速公路占地补偿款却被儿子领走。多次索要无果,她要与儿子对簿公堂。陈文姝接到求助后,多次到马大娘儿子家,讲解相关法律,又以母子亲情为突破口做思想工作。马某回想起母亲当爹又当妈的艰辛,对自己的做法十分愧疚,把占地补偿款全部归还母亲。

陈文姝从多年的基层司法实践中,总结出实用有效的群众工作方法,连公安民警和法官有时遇到棘手的案件,也请她帮助做工作。

去年的一天,宽甸法院牛毛坞法庭的法官打来电话:陈所长,硼海镇有对夫妻闹离婚,你来帮着做做工作吧。

原来这对夫妻到法院起诉离婚,男方和女方较劲,说什么也不同意再给孩子500元抚养费。陈文姝推心置腹地对男子说:离婚了也割不断父子血缘关系,你忍心为500块钱伤了孩子的心?男子释然了:你说话在理儿,这钱我愿出。

“不能为弱势群众主持正义,我还干什么司法所长?”

今年春耕前,陈文姝协调公安民警、执行法官和镇村干部,到圈场子村为村民李军丈量土地。

二轮土地承包前后,李军从圈场子村举家搬到红光村。在红光村他没分到地,他在圈场子村的承包地又被分给另一位村民了。

两头没地、妻子又患乳腺癌的李军找到镇里,拿出一轮承包合同索要自己的承包地。镇里下达行政调解书,由那位村民给付李军一年的承包费,第二年将土地退还李军。

第二年开春李军要地,那位村民却拿出二轮土地承包合同,还拿着锄头追打李军。为此,镇农业仲裁委把地仲裁给了李军。那位村民起诉到法院,陈文姝全程为李军提供法律援助。因为她容不得恃强凌弱,见不得老实人受气。

那位村民通过陈文姝的老师劝她“别管闲事”,被回绝后对她破口大骂。陈文姝毫不退缩:不能为群众主持正义,我还干什么司法所长?

去年开春,红光村一对亲兄弟为谁该种母亲的承包地闹矛盾,弟弟把哥哥种的玉米青苗拔光一亩多。陈文姝几次登门调解,弟弟要打要杀的,其母亲蜷缩在炕脚吓得一声不敢吭。

一天晚上下班后,陈文姝和镇干部开车到太平哨镇找兄弟俩的亲娘舅调查取证,返回时已是夜里11点多了。

哥哥起诉到法院,陈文姝找法官商量,巡回法庭开到农家院。观看庭审的村民围了里三层外三层,纷纷议论:这才是共产党的干部,真为老百姓办事。

“他们都是我的亲戚”

2013年腊月里,圈场子村8位村民到司法所找陈文姝,说他们与包工头王某签了砌墙合同,工程早结束了,工钱却一分没得。

陈文姝领着村民找到王某好言劝说:农民挣钱不容易,就一万多块钱,你结给他们,让人家过个乐和年。哪知王某软硬不吃:要钱没有,要不着你们起诉我吧。

陈文姝无奈回到所里写好诉状起诉到法院,又陪着法官到王某家送达传票。开庭时王某却以各种理由推脱,致使庭审一拖再拖。陈文姝对法官说,这些农民来趟县里往返不少花费啊。法官决定缺席庭审。

快到年根了,农民工代表找到陈文姝:那几位老乡都找我要钱,我没法过年了。陈文姝宽慰他,你先筹点应应急,走法律程序得点时间,实在要不回来,这钱我帮你出。

丈夫不解:你替写状子起诉到法院也算尽到责任了,干嘛还一趟趟陪着往法院跑啊?陈文姝说,农民不了解法院程序,我忍心看他们两眼蒙、东一头西一头地找?

在陈文姝意识里,服务不到位,等于没服务,帮就一帮到底,走完服务群众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2011年,中铁某局错草岭隧道工程转包给张某。工程完工之际,张某将全部工程款拿走,没有支付工人工资。20124月的一天早晨,几十位农民工找到中铁某局项目部讨薪,在院内搭起帐篷、贴出标语、损坏车辆。陈文姝闻讯赶到,一面安抚、劝说农民工依法讨薪,一面与工程指挥部和有关部门沟通,积极协商解决办法。看她发自内心替农民工着急上火,项目部人员问她“这里有你的亲戚?”陈文姝说,他们都是我的亲戚。经过多方努力,中铁某局答应将工程机械暂时扣留,等承包人张某来取时,向他索要工资。

4208点多张某带人来开机器,陈文姝闻知带领相关人员火速赶到现场。张某想强行把机器开走,工资的事以后再说。陈文姝据理力争毫不相让,最后张某不得不把在场农民工工资结清。

陈文姝生怕还有遗漏,又反复核对,张某不耐烦地说再不欠任何人工资了。正当张某等人要开走机器时,邻村王某的妻子李某跌跌撞撞跑来了,拿出欠条向张某索要工钱。才得到消息的她因天黑路远跑的急,没说上几句话就心脏病发作倒地。陈文姝一边张罗救人,一边与张某交涉:李某再有什么闪失,一切后果由你承担。张某见陈文姝义正辞严态度坚决,只得当场借钱给付李某。李某给陈文姝跪下:你是俺家的恩人,是党的好干部、群众的贴心人。陈文姝赶紧扶起她说,这是我应该做的,快回家休息吧。又叮嘱两位农民工把李某送到家。

其后连续一个多月,陈文姝天天奔走在各个标段,共为52名农民工讨要欠薪102万元。

真情帮教,让小家安宁、让大家安稳

对刑满释放人员安置帮教和对社区矫正人员教育转化,是司法所一项重要的日常工作。陈文姝带着责任和感情做工作,探索出一条行之有效的安置帮教和教育转化办法。自她2005年到大川头镇司法所工作至今,该镇刑满释放和社区矫正人员无一重新犯罪。他们中的许多人不但自己过上小康生活,还帮助乡邻勤劳致富。

每年春节前,陈文姝都开着私家车带着辖区服刑人员家属,一一到其服刑的监狱走访探望,描述家乡的变化,规劝他们安心改造。凌源监狱领导对这种做法极为赞同,请陈文姝把宽甸籍服刑都走访一下,鼓励他们安心改造,争取早日回归社会。

每位释解人员出狱时,陈文姝都开私家车去监狱接他们回家,帮助办理户口,落实承包山、承包地等。对无家可归、无业可就、无经济来源的,多方奔走帮助安排就业。

圈场子村叶某参加邪教组织活动,解教后以前的“朋友”劝她重操旧业。陈文姝登门开导她做事不违法,收入靠劳动,并与东柏木业有限公司沟通安置叶某就业。如今叶某不但成为工作标兵、三八红旗手,还去做其他沉迷邪教人员的帮教转化工作。

红光村刘某因盗伐林木被判刑,刑满释放后在陈文姝等的思想帮助下痛改前非,一年植树造林300亩。周围乱砍盗伐者看曾经的砍树大王都植树造林了,也纷纷加入其中。附近村民看到他们的变化,也放心地植树造林了。红光村一年植树造林1000多亩,该村再也没有乱砍盗伐的。刘某的变化村民看在眼里,2011年选他为村委会主任。

大川头村的王家忠6岁丧母、9岁丧父,从小就跟着大哥大嫂生活,长大后兄嫂帮他成家立业。他后来犯罪被判刑,妻子和他离婚。刑满释放那天,陈文姝开车和村委会主任到监狱去接他。走出监狱大门看到陈文姝他们,他感动的流下眼泪。

没房没地的他回到大哥家,在院门外徘徊着往里瞅,早被陈文姝做好工作的大嫂寇淑华出来把他迎进屋。在陈文姝的帮教下,王家忠走上正途,外出打工不长时间就拉起建筑队承揽工程,还招用、带富了十多位乡邻。王家忠浪子回头,嫂子寇淑华说,俺兄弟能出息到今天,得亏陈所长他们的帮助。

陈文姝建立起社矫人员每月集中学习汇报制度,患癌症晚期监外执行的刘玉海既不来报道,也不参加学习。陈文姝数次登门做工作。有一天刘玉海来到司法所对陈文姝说,我都这样了你还一遍遍找我干什么?我临死前得给媳妇留点家底(指盗窃)。跟刘玉海说不通,陈文姝就做他媳妇的工作:妹子,刘玉海再犯罪就得收监,不是好道来的钱,你花的安心?他媳妇说,我真不知道他这想法,刘玉海的工作我做。

后来刘玉海和媳妇到沈阳卖手抓饼,社矫关系转到沈阳。一天沈阳方面来电话说刘玉海“快不行了”,陈文姝和所里同志赶到沈阳看他,并为他捐款1000元。刘玉海诚恳地说,陈所长,谢谢你们的真心帮助,这钱你们给更需要的人吧。我惟一遗憾的是,临死还没有解除戴罪之身,有来生,我绝不会再干违法犯罪的事了。

社矫人员老彭在陈文姝的帮助感召下,在自己的肉牛养殖场安置了多名生活困难的社矫人员,还帮助社矫人员杨连海养牛致富。邻村一位家庭贫困孩子上不起学,老彭全力相助,承诺孩子读到哪他供到哪。

社矫人员徐某承包果园收入可观,孙某干起豆腐房,他做的豆腐在大川头镇家喻户晓。宋某买了货车搞木材生意,生意很是红火。孙某搞起长途运输,现在已娶妻生子,生活早奔小康了。

丹东日报 马建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