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调解
医患纠纷调解案件
发布时间:2018/4/15 15:21:00来源:浏览:()

司法行政(法律服务)案例库
丹东人民调解案例

一、案例基本信息采集

矛盾纠纷受理时间:  2015   11   9

矛盾纠纷类型: 医疗纠纷

调解组织类型: 医疗纠纷调委会

供稿(单位、姓名): 丹东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 徐爽

审稿(逐级实名审核): 丹东市司法局基层科

检索主题词: 人民调解 医疗纠纷 丹东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




二、案例正文采集

刘某与丹东市某医院之间医疗纠纷

丹东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

【案情简介】

65岁的女患者刘某,2015525日,因阴道无诱因流出米泔样液体、无异味、偶伴少量流血8个月到我市某医院就诊。病理活检报告:宫颈浸润性鳞癌。活检后阴道流血增多。529日,急诊以阴道出血,宫颈浸润性鳞癌收住医方妇科。62日,医方在全麻下行腹式广泛性子宫切除术+双附件切除术+盆腔淋巴结清扫术+膀胱镜下右输尿管支架置入术。术后第10天,患者相继出现排尿困难、排尿疼痛、肾积水等输尿管瘘症状。医方虽给予反复导尿等对症处置,但病情仍逐渐加重,患者及其家属为此与医方发生医疗纠纷。

【调解过程】

1.耐心听取双方陈述,拟定切实可行的调解方案。2015年119日,患者刘某的多位家属来到市医调委寻求帮助。接待中他们情绪激动地对调解员说,刘某因子宫切除术损伤输尿管后,目前排尿很困难,医方不但不积极给予有效治疗,还要赶她出院,主治医生甚至找了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威胁患者和家属,如果医调委调解不了,他们准备与这个医生拼个鱼死网破。听了这些情况,调解员首先安慰患者家属,劝说他们要控制情绪,不要与医生发生肢体冲突,通过合法途径解决纠纷。同时立即与医方取得联系,征询医方是否接受调解,解决医方困扰。

医方接到通知后第二天,明确表示愿意通过调解的方式解决纠纷,但强调对刘某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诊疗规范,也够不成医疗事故,出现输尿管损伤是手术并发症。患者至今不出院也不交住院费,家属多次来医院扰闹,与主治医生发生肢体冲突,严重影响了医疗秩序,希望通过医调委的调解,解决医方的困扰。

听了医患双方的陈述,调解员感觉到,这是一起暴力倾向非常明显的医疗纠纷,必须高度重视,及早介入,避免矛盾升级。基于这种认识,调解员在认真分析研究病志的基础上,拟定了控制事态发展、患者转诊治疗、专家咨询定责、依法依规赔偿的调解方案。

2.找准化解矛盾纠纷的切入点,驱散医患之间浓浓的火药味。在案情分析会上,医调委领导认为,及时转诊治疗,尽快解决患者排尿困难症状,是调解这起纠纷的前提条件,也是避免医患双方正面冲突的切入点。由于患者家庭经济情况不好,无力承担转诊治疗的费用,如果医方能垫付这笔费用,就能为这起纠纷的调解奠定良好的基础。根据这个调解思路,市医调委于20151118日召开第一次调解会议,经过反复协商,医患双方在三个方面达成了一致意见。(1)患者先办理出院,由医方将其转诊到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继续治疗。(2)由医方借给患者人民币4万元作为医疗费,待调解结案时一并结算。(3)本案中止调解,待患者治疗终结后再复调。

3.适时启动医学专家咨询程序,确定医疗损害和医疗过程。11月25日患者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经过手术治疗,解除了输尿管瘘症状。2016112日治疗终结后,医调委根据医患双方的意愿和《丹东市医疗纠纷调解办法》的规定,启动了专家咨询程序。医学专家依据医疗卫生管理法律、行政法规、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,查阅本案所有相关材料,对本案的调解提出了如下咨询意见:

(1)术前相关检查未发现泌尿系浸润。

(2)术前知情同意书不充分,没有告知输尿管损伤的可能及后果。

(3)术中放置输尿管支架指征不明显,亦未履行告知义务,且没有泌尿科会诊医生的相关记录。

(4)术后未告知放置输尿管支架的原因和后果。

(5) 术后发现阴道异常排液后,未及时行相应的检查(如美蓝试验,静脉肾盂造影,或泌尿系三维CT)故无法明确判断是否有膀胱损伤或双侧输尿管损伤,但因诊断不明确,治疗不及时与病人后期的后果(双侧输尿管扩张,双肾积水,致双侧肾盂造瘘)有因果关系。综上,医方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,应承担主要责任,可比照二级丙等医疗事故处理。

医调委认为医学专家的咨询意见客观、公正、可以采信,医患双方也表示接受。

4.医方妇产科与民营公司合作期间发生医疗损害,由医疗机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。确定了医疗损害和医疗过错后,新的问题又摆在医调委面前。医方只想以5万元人民币了结纠纷,而患者要求赔偿50万元,双方都不肯让步。调解工作又陷入僵局。

医调委经过调查了解到,医方的妇产科已与某投资公司合作运营,纠纷是在合作期间发生的,医方认为赔偿责任应该由该投资公司承担,而5万元的赔偿数额是该投资公司老板决定的。医调委认为医方的观点不符合《侵权责任法》第54条的规定,因此反复向医方解释规定内容,释明医方妇产科与民营公司合作期间发生医疗损害,医疗机构应承担赔偿责任的法律依据,消除了医方在法律规定的误解。为了缓和医方与合作方的矛盾,医调委还配合医方约谈合作方代表,详细讲解医方应依法承担的过错责任和赔偿数额,使医院的合作方代表的态度有了转变。表示尽管这起纠纷的赔偿责任由医方承担,合作方也会尊重法律规定,配合医方重新考虑赔偿数额问题,妥善处理这起纠纷。

看到医方的态度转变,医调委决定趁热打铁再做患方的工作。在向患方转达医方善意的同时,劝导其依法计算赔偿数额,放弃不合理诉求。由于医调委的解释依法有据,患者家属非常通情达理的表示:“只要医方不再把赔偿责任推给合作方,能从患者的实际情况考虑依法赔偿,我们愿意降低诉求”。解决了以上这些棘手问题后,医调委认为调解此纠纷时机基本成熟。

【调解结果】

2016年311日,市医调委再次主持召开调解会议,经过调解,医患双方最终达成了一次性赔偿人民币30万元的调解协议。此协议经丹东市振兴区人民法院司法确认,双方均对调处结果表示满意。至此,这起历时半年的有暴力倾向的医疗纠纷案,经过医调委的细致耐心工作终于得到圆满解决。

【案例点评】

1、找准调解工作的切入点是这起纠纷能调解成功的关键。医调委在调解的第一阶段把解决患者转诊治疗问题作为切入点,促使双方达成了阶段性调解协议,取得了三方面效果,一是解决了患者继续治疗问题。二是恢复了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。三是使双方脱离了正面接触,避免了矛盾升级。为这起纠纷的成功调解奠定了基础。

2、通过专家咨询确定医疗损害和医疗过错,充分体现了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工作的专业性。在调解的第二阶段,医调委通过组织医学专家咨询,解决了双方争议的过错责任问题,不仅程序简单、方便快捷,而且非常专业,医患双方都很满意。

3、依法确定医疗损害的赔偿主体,医方妇产科与民营公司合作期间发生医疗损害仍需担责。这起纠纷之所以在赔偿数额上争议很大,主要原因是纠纷发生在医方妇产科与某投资公司合作经营期间,究竟应由医方还是合作方承担赔偿责任,这是医方在调解初期非常纠结的问题。市医调委不厌其烦、反复向医方及其合作方释明《侵权责任法》的规定,避免了医方与合作方互相扯皮,保证了调解工作的顺利进行。